南非 生死时速,与死神赛跑

2017年8月5日

【按语】原本是一次愉快的户外之旅,没想到竟成了一场生死时速的与死神赛跑。

南非,一个有着壮美自然的国度,一直是户外爱好者的天堂;目前正值南半球的冬季,南非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地处高原气候干爽舒适,周边山川资源丰富,正是徒步、爬山的好时机,居民和游客纷纷在休息日开展户外运动。

8月5日星期六,驴友4人早上9点就从营地出发了,一路上自然风光壮丽粗犷,非洲风格浓郁,不到两个小时就登上山顶,极目远眺视野开阔,心情格外舒畅。在不远处山道上可以看到一些驴友在攀登,一片宁静的景象。

上午11点30在山顶短暂的休憩之后四人开始往山下走,12点路过一处休息点的时候,碰到一群爬山的驴友围在一起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时其中的一个黑人女性急忙跑过来询问:”你们当中有医生吗?我们有一个人好像心脏病发作了!” 情况紧急,小伙伴们就把我出卖了。走上前去,看到一位白人老人躺在地上,立即对病人进行检查。

老人57岁,男,他说自己10年前曾经心脏病发作过,跟今天的情况类似;他说自己刚刚开始走的时候感觉有点胸闷,觉得可能是体力不支或者缺氧,咬咬牙就可以挺过去,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感觉加重,胸骨后有烧心感,想起来情况像是10年前的“心脏病发作”,停下休息,接着就碰上了我们一行人。20分钟前老人吃了一片阿司匹林,但烧心感仍越来越严重,而且已经持续了20分钟,未得到缓解。

12点10分左右询问并检查完老人的情况,感到事态严重紧急,根据当时情况判断老人不是普通的“心绞痛”,而是分分钟可以夺人性命的“AMI(急性心肌梗死)或ACS(急性冠状动脉综合症)”,患者常常表现为持续性胸痛、胸闷等症状,可并发心律失常、休克或心力衰竭,危及生命;在发病12小时内开通闭塞冠状动脉,恢复血流,可缩小心肌梗死面积,减少死亡。

7年前在福建省立医院攻读硕士学位时心内科学习的景象再次浮现,深知该疾病的危急,转身先安排老人随行的朋友再次电话911报急救,请求医疗直升机救援;另一方面紧急帮助老人进行辅助医疗措施,因荒郊野外没有任何医疗设备和急救药品,而随身带的针灸针也在前一天用完了。只能“以指代针”使用“一指禅”手法点按及巡经按揉,沿心经、心包经、脾经的走向或一指禅按揉或局部穴位按揉,尤其内关、公孙、中冲、少府等,帮助老人缓解疼痛,延缓病情恶化,争取抢救时间。

12:20 经“一指禅”点按10余分钟后,老人自己感觉疼痛有所缓解,虽仍然有“烧心感”,但是火热的感觉“soft(柔和)”了许多。这时老人四肢末梢循环仍然很差,四肢冰凉,指甲苍白。嘱咐病人安心休息,不适的时候深呼吸,嘱咐周围的围观者不要大声聊天,给病人一个安静的环境,同时继续坚持穴位及经络推拿。

下午13:00 持续穴位、经络推拿已约1小时,老人说胸痛的感觉已经完全没有了。观察老人的指甲已恢复粉红色,四肢也温暖起来了;胸痛完全缓解后,继续推拿20分钟,嘱托病人闭目休息,让病情稳定。这时已经快下午1点半了,然而救援的直升机还没有到来。

13:30 救援中心打电话过来,说救援直升机调配不到,可不可以让病人走下山再乘救护车前往医院。再次与救援中心强调,病人情况不允许走动,必须由直升机直接送往医院,否则有生命危险。救援中心反馈他们已派出一组医疗急救人员爬山先行前往,直升机紧急调配中。

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两个小时,15:30,远远地看到派来的医疗急救人员带着设备向休息点走来,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医疗人员刚到老人身边,询问了几个问题,突然老人病情再次发作,情况开始恶化,全身抽搐、意识模糊、瞳孔散大、口吐白沫、颈动脉摸不到搏动!医疗人员立即开始心肺复苏,轮流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和人工呼吸,一起加入到抢救的行列;随后接除颤仪进行电除颤,经过三次电击之后,老人的心跳开始恢复,情况稍好。

此时15:55 直升机伴着轰鸣出现在天空,救援队终于来了,在飞机降落之后,一行人迅速将老人抬上飞机,送到当地医院进一步治疗。

晚上,老人的朋友发来短信,告知病情已经得到控制,非常感谢今天的帮忙。山地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也对我们的协助表示感激,并邀请我们下次再来公园免费游玩,以示感谢。

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,如果今天这个老人不是碰到一位医生;如果碰到的不是一位中医,可以用针灸推拿帮助争取抢救时间;如果救援小分队没有及时携带设备和药品赶到;那么这位老人将永远下不了这座大山了。

中医中药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为患者赢取了宝贵的4个小时,4小时很短,对病人来说却是生与死的距离。南非的医疗急救队的医生们听到营地工作人员的转述后,惊得目瞪口呆,中国的医学竟如此神奇?在没有任何药物、仪器的情况下,是如何赢得这场时间的赛跑?在送走病人后他们要求见我们一面。

一位急救人员说:“You must be practicing.”(你一定是在临床第一线的吧。)

虽然赢得了时间,但却因各方面原因,患者迟迟不能到达医院,以至再发时还在这么恶劣的地方。虽也算成功,心里却不是滋味,如果在医院,或许病人可以少受好多苦,另一个白人说:“You have been saving his life.”

一场与死神的赛跑,一场抢救生命的接力。

PS:感谢福建省立医院心内科吴小盈主任、高干二科林忠华主任及其他老师们的培养。


Featured Posts